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证券频道 > 深度|“Hard”模式下,CEO吴泳铭正艰难地构建阿里巴巴新秩序

深度|“Hard”模式下,CEO吴泳铭正艰难地构建阿里巴巴新秩序

查看 财诺大师 的更多文章财诺大师2024-03-16【证券频道】79231人已围观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以前你只会听说阿里从市场上各种买买买,怎么可能会有往外卖的情况”,一位阿里员工对蓝鲸财经直言到。如今,阿里却传出各种出售资产的消息,近一年来,搅入出售流言之中的业务有饿了么、银泰百货以及盒马等业务。

“在公司的资产负债表上还有大量传统实体零售业务,但这些并非公司的核心业务。因此,我们也会逐渐退出这些业务。”面对此前出售业务的传言,阿里巴巴董事长蔡崇信2月8日在阿里Q3财报电话会上如此说到,这是阿里最高层对业务出售的首次公开表态。

出售非核心资产,让阿里巴巴这个往日的经济帝国重新焕发活力,仅是阿里董事长蔡崇信和CEO吴泳铭这对新搭档,众多难题之中的一个。

当务之急,面对竞争对手在电商份额的侵蚀,阿里迫切要思考如何稳住阵脚并着手进行防守反击。

不言而喻,这是一个艰难的任务。拼多多和抖音电商的崛起重塑了中国互联网战争格局,且这两家都咬下了阿里核心的电商业务。为了复兴而更换管理层的阿里,遇见正在狂飙突进的拼多多和抖音电商,这场仗一定有得打,但会很惨烈。

与此同时,他们还需要思考的是,如何带领阿里重建,并建立属于他们治下的新秩序,包括在管理层传承时调整好内部人事关系,并解决沉疴已久的大公司病;去年开启的“1+6+N”组织架构变革是否需要坚决推进,何以让旗下资产顺利上市。

阿里“1+6+N”格局生变

“原来就是太过讲究合作与站位,可能反倒没有(竞争)狼性,或者怎么样去面对外面的竞争对手”,一位淘天集团旗下业务负责人此前对蓝鲸财经讲到,在他看来,过往讲究合作的阿里风格牺牲了部分业务的市场竞争力。

过往,这家公司在内部称呼自己为“阿里经济体”,内部强调合作与协同。尽管这家公司在24年的发展中,已经囊括了物流、云计算、文娱、线下零售等不同行业且管理风格不一的业务。

但至2023年3月,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回到国内,媒体捕捉到其现身杭州的身影。随后的3月28日,时任阿里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张勇宣布阿里开启“1+6+N”组织变革。

从阿里经济体到“1+6+N”,阿里的意图十分明显,打破以往的“大锅饭”策略,让每个业务去直面市场竞争,以及推动符合上市的业务享受资本市场效益。

随后公司一些细微的打法改变。国内批发业务1688在摆脱站位思想后,业务拓展到了C端零售以及跨境批发,尽管这会与淘宝和国际电商产生一定的内部竞争;2023年的天猫双11晚会选择的新媒体播放平台为芒果TV,而此前一直是大文娱集团下的优酷;高德在发展到目的地业务时,引入的酒旅有携程、飞猪等供应商资源,“要在以前只能是和飞猪合作”,一位接近高德人士此前对蓝鲸财经讲到。

不过,改变打法并未带来了一些积极改变,但此前构建的“1+6+N”的格局已在生变。

2023年9月10日,蔡崇信与吴泳铭搭档履新成为阿里巴巴新领导班底,但出人意料的是CEO吴泳铭还同时兼任了云智能集团CEO,12月20日其又兼任了淘天集团CEO。

“1+6+N”的精神是各业务分开且独立地发展,但随着吴泳铭分别掌舵两个阿里最重要的业务板块,各业务独立发展的早先规划被弱化,放权让各业务独立发展的美好语境在现实中并不可行,集团CEO需要亲自掌管最重要的业务。

随着2024年3月份俞永福隐退本地生活集团,饿了么和高德分别设立董事长和CEO,代表着“1+6+N”变革的继续震荡,本地生活集团事实上被一分为二了。

种种调整意味着,2023年阿里主动开启轰轰烈烈的“1+6+N”变革事实上处于了半破产状态,吴泳铭治下的阿里正在重新强调“协同作战”,一如云业务仍需要淘天的电商业务的支持与滋养,这种安排也“有助于确保集团对两大战略重心电商和云的统一指挥和高强度持续投入”,每个业务的充分市场化在当下并不现实。

另外,原本计划要独立上市的业务也遭遇了种种波折。2023年11月,阿里宣布云智能集团暂停独立上市,盒马IPO也暂缓,仅菜鸟在2023年9月成功递交港股招股书后保持推进,但直到今天也没有后续进展。

阿里“新秩序”已写在纸面上

过去的一整年,阿里巴巴都处在激烈的调整状态中,一位淘天集团员工告诉蓝鲸财经,“已经习惯了这种调整,但具体业务的执行并没有停下”。

从2023年9月10日履新至今已半年有余,事实上吴泳铭期待的阿里新秩序都已经写在了纸面上:

业务发展上,确立了电商和云计算的绝对优先级,以及确定了四项战略创新业务,给予3-5年的投入期。

战略层面,确立了用户为先、AI驱动的两大战略重心,AI被阿里寄予决胜下一个时代的厚望。

人事调整层面,让更年轻一批少壮派担任要职,打破原有权力结构时又尽可能地赋予阿里新的“精气神”。

在每一个互联网大厂,一位高管的调换或许意味着一系列人事的重新洗牌。一位文娱行业资深人士告诉蓝鲸财经,以阿里大文娱为例,从俞永福治下到短暂的杨伟东掌舵,再到如今的一号位樊路远,每一次都是一系列人事的变动。

这种频繁调整在讲究江湖人际关系的文娱行业并不受用,继任者容易推翻前任的策略,“你知道为什么一些优酷的剧集系列难产吗,就是因为后任者不太理会上一任做出的功绩”,上述人士表示到。

但人事调整又是新管理层改革的第一步。吴泳铭治下的策略是,让阿里年轻的少壮派们受到重用。在兼任淘天集团CEO的第二天,吴泳铭即宣布6位高管的人事任命,其中85后吴嘉将负责淘天用户平台事业部与阿里妈妈事业部,1987年的汪庭祥则将带领服饰发展部。在俞永福宣布即将离开本地生活集团后,1988年的蜂鸟配送负责人韩鎏接任饿了么CEO。

更年长的钉钉总裁叶军一次在面对媒体关于组织年轻化的提问时,表示认可年轻化的变革,一些直面消费者的业务需要更年轻的人才,但也同时表示“组织年轻化”更像是敦促管理层要保持年轻的心态。

阿里需要更年轻的心态,这之于这家企业更具当下意义。

深度|“Hard”模式下,CEO吴泳铭正艰难地构建阿里巴巴新秩序

这家商业帝国足够庞大,不可避免地造就了高企的内耗成本。此前一位跨境业务的商家即向蓝鲸财经吐槽到,其一个运营细节的反馈半个月了都没能得到解决,“业务经理、行业小二以及物流供应商都有对接,但就是问题没得到解决”。

从这个角度回看为何是离开阿里业务许久的吴泳铭被召回做CEO,一个可信的逻辑是,其是阿里元老合伙人利益的代表,远离业务许久的特征又能够保证其在重新梳理内部权力结构时,能够受到更少的羁绊。吴泳铭也是“十八罗汉”中相对年轻的那位。

防守“反击战”已然打响

市场不会有“再来一次”的如果与假设,但在张勇之后,留给蔡崇信和吴泳铭的的确是一个更“困难”的阿里巴巴。

2023年9月10日,张勇在卸任集团CEO的同时也出人意料地卸任了云智能集团岗位。一位接近阿里的人士告诉蓝鲸财经,彼时集团市场传播定下的调子是,“要保护好他,局面不是一个人造成的”。

彼时媒体一个论调是,张勇治下将更多精力放在了消费升级之上,这让阿里集团没有“摁住”崛起的拼多多,另外一项失误是输掉了与美团在本地生活上的竞争,收购饿了么之后的市场份额不升反降。

电商业务在过去几年内遭受到了拼多多与抖音电商在份额上的侵蚀,而这个赛场上仍可能会加入视频号和小红书两个流量型选手,海外赛场上Temu和SHEIN才是前两个大玩家。

而在云计算市场上,华为云、移动云的崛起近几年也抢夺走了更多的政企客户。2月29日,阿里云宣布旗下产品全线降价,一位行业人士告诉蓝鲸财经,“云服务有很大的折扣空间,阿里云是将以前私下打折搬到了台面上”,但另一维度也说明中国云市场的B端客群的付费意愿在缩减,市场不太好干。

从财务数据来看,淘天集团和阿里云近年来都处于低增长状态,在2月份发布的阿里2024财年第三季度中,两个业务板块的增长分别为2%和3%,上一个季度增长分别为4%和2%。

在吴泳铭构建的阿里新秩序中,电商业务和云计算是核心之中的核心,而市场环境决定了这两项业务均是防守反击之战,先稳定住阵脚再去提升市场占有率,继续扩大投资也是题中应有之义。

一些不一样的策略正在执行中。Q3财报电话会上,吴泳铭表示当下的淘宝和天猫都处在“如何提高用户的消费频次从而带动GMV增长的过程中,在公司的产品和计划中,我们会在GMV获得明显增长的基础上,再去提升广告产品”,而此前戴珊领导下的淘系电商,更强调DAU的增长是比GMV更重要的指标。

海外电商业务也悄然间来到了决战时刻。

一位接近阿里国际数字商业集团人士告诉蓝鲸财经,2024年蒋凡给旗下团队设立了一个比较激进的任务指标,“意思是成败就在这一两年之中了”,速卖通要与Temu、SHEIN以及TikTok继续在一个牌桌上展开竞争就只能继续狂飙。

在过去的两个季度里阿里国际商业的增速分别为53%和44%,2024财年Q3季度,国际商业以285亿元的营收成为了阿里集团内营收规模第二大业务。

同国内电商业务一般,跨境电商也是阿里不能输的战役,海外代表着一个更有增长潜力的市场,阿里仍会保持高投入。国际数字商业CEO蒋凡此前即称,相信在更长的周期内,阿里海外电商的投入可以有比较好的回收,“所以,我们接下来还是会把增长规模作为第一优先级。”

即便如此,于集团CEO吴泳铭而言,阿里巴巴新秩序的蓝图容易绘制,但战斗却不轻松:内部激烈调整仍会持续,与外部的竞争也不能停下。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