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滚动新闻 > 景区公司赚翻了,黄山旅游狂揽2亿

景区公司赚翻了,黄山旅游狂揽2亿

查看 财诺大师 的更多文章财诺大师2023-09-05【滚动新闻】913643人已围观

文化和旅游部7月公布数据显示,2023年上半年,国内旅游总人次23.84亿,比上年同期增加9.29亿,同比增长63.9%,其中第二季度旅游人数同比增长86.9%;国内旅游收入(旅游总花费)2.30万亿元,比上年增加1.12万亿元,增长95.9%。

据时代财经不完全统计,截至8月29日,共有16家景区上市公司发布2023年半年报业绩或预告,其中有14家录得盈利,盈利企业占比近九成,且净利润增长均超过100%。

但同时,仍有2家景区上市公司处于亏损或预亏状态,甚至出现亏损扩大的情况。

九成景区公司扭亏,黄山旅游成盈利王

在上半年录得营收大幅增长的16家景区公司中,有14家景区公司扭亏为盈。其中,祥源文旅九华旅游峨眉山A归母净利润的增幅位列前三,分别录得5680%、438%、348%的同比增长;此外,丽江股份、黄山旅游、ST西域也均录得2倍以上的大幅增长。

制图:时代财经

值得一提的是,上半年旅游的爆发性增长,让部分景区公司的业绩甚至超过2019年。

在盈利的14家景区中,除了曲江文旅西藏旅游长白山中青旅外,其他景区公司的归母净利润较2019年均有一定增长,其中涨幅最高的是新疆旅游第一股ST西域,其归母净利较2019年同比上涨超700%。有大型旅游企业负责人就对时代财经称,今年出境游的恢复缓慢,也让部分出境长线游的游客转移到以新疆为代表的国内目的地。

而景区公司经营业绩的扭转,源自于景区入园客流人数的大幅增长,进而带动景区相关的酒店、索道、观光车等其他业务。

景区公司赚翻了,黄山旅游狂揽2亿

从盈利规模来看,黄山旅游录得净利约2亿元,成为上半年景区上市公司的盈利王。其在财报中称,扭亏为盈主要是期内进山人数同比上升527%,营业收入和利润增加所致。据悉,上半年黄山旅游旗下核心景区黄山景区累计接待进山游客209.16万人,较去年同期的33.36万人增加175.80万人,增幅527%。

位居第二的峨眉山A录得净利1.46亿元,今年上半年,旗下核心景区峨眉山景区接待游客224.61万人次,同比增长153.6%,较2019年同期增16.4%。因此,该景区的门票业务、客运索道业务以及宾馆酒店业务均录得同比大幅增长。

同时,“最强暑运”带动下,截至8月16日,峨眉山景区2023年己累计接待游客409. 05万人次,比2019年同期增加了47. 36%。

黄山旅游同样指出,由于暑期出游旺季的助力,截至8月21日7时15分,黄山景区接待游客量突破300万人,比2019年提前60天突破这一关口,也是黄山景区历史上突破300万人日期最早的一年。上述旅企负责人就对时代财经称,预计行业上下游会在今年三季度录得年内最好的业绩,“暑期三个月十分火爆。”

如丽江股份就在财报中称,公司主营业务中的索道运输、印象表演和餐饮服务有一定季节性,第三季度是丽江玉龙雪山景区接待游客最多的季节,也是公司接待人数最多的季节,公司第三季度的收入及利润占全年比重均较大且相对稳定。

值得注意的是,过去三年景区公司也在探索新业务以增加收入,从而摆脱“门票依赖”。如黄山旅游大力发展徽菜业务,上半年新开设上海虹桥店、滁州店、北京双井店等4家门店,目前在营和在建门店数量已达26家。

在半年报中,各家景区上市公司也显示出了对今年“收复市场”的决心。

黄山旅游在财报中就提及,在国内经济和旅游市场逐步恢复的机遇下,今年公司的经营重点是全力以赴拼经济、抢市场、提业绩。峨眉山A同样喊出全力拼搏抓经营,按照“开局就要奔跑,起步就是冲刺”要求,锁定打好翻身仗的目标定位,下达年度经营指标。

仍有景区亏损,张家界受累于大庸古城

虽然绝大多数景区公司业绩翻红,但也有少数几家尚未走出泥沼。

相比于成熟景区的快速复苏,那些尚处于建设期或起步期的景区,则还处在阴霾下。尽管黄山旅游凭借“顶流”黄山景区大幅扭亏,但旗下仍有经营状况较为落后的景区项目。

据悉,黄山旅游于2021下半年正式启动花山谜窟景区营业,该项目由黄山旅游历时三年打造,但截至2023年上半年该项目仍处于亏损状态,上半年项目运营公司录得亏损2313.83万元。

而整个上半年,上市景区公司中亦有张家界及云南旅游整体尚未扭亏。张家界2023年半年度报告显示,期内录得营业收入约1.79亿元,同比增长573.55%;归母净亏损约4101.29万元,同比减亏65.02%。

张家界指出,大幅减亏的原因系旅游市场恢复公司营业收入较上年同期大幅增长,但因大庸古城公司折旧摊销及财务费用导致公司仍处于亏损。8月28日,时代财经以投资者身份联系张家界方面,该公司证券代表人员表示,目前无法预估大庸古城折旧及财务费用持续影响的时间,但项目经营业绩上升之后,对业绩的影响就会相应减弱,“主要是疫情期间没有正常营业。”

据悉,该项目由张家界斥资约20亿元建设,是张家界市目前单体投资最大的城市旅游文化项目。项目于2016年开工建设,因建设周期较长,大庸古城一度推迟开业,最终在2021年6月投入试运营,但受旅游市场低迷影响,项目后续招商及运营不达预期。同时,项目建设完成后还有大量的折旧、摊销、财务成本计入每年损益。

除上述原因外,大庸古城项目本身经营也欠佳。财报显示,张家界目前主要经营业务包括旅游景区宝峰湖、大庸古城,旅游客运索道杨家界索道,酒店张国际酒店以及环保客运、观光电车。

上半年,张家界旗下多个板块的购票人数及营业收入同比增长超过数倍,如宝峰湖景区的购票人数和营业收入分别录得511.78%及574.46%的增长,而大庸古城录得购票人数1.27万人和营业收入236.8万元,同比仅增长14.41%和41.91%,远低于其他业务。

一位不愿具名的文旅行业人员就指出,张家界当地多个古城景区“扎堆”,“大庸古城可能需要和其他景区做出差异化。”财报显示,大庸古城项目运营公司上半年录得亏损4936万元。

为推动项目发展,今年4月,张家界还与大连万达集团达成合作,其双方拟围绕位于大庸古城项目已建设部分的运营策划、招商运营,以及空置部分的前期策划、建设管理、招商运营等开展合作。

不过,自4月份起,大连万达集团也遭遇了债务展期、IPO遇阻等压力。张家界证代人员则表示,与万达集团的合作还处在战略框架期,尚未有实质进展,至于万达集团的流动性压力,该人员则表示此次合作模式并非重资产投入,因此对万达品牌输出影响不大。

此外,亏损额度最大的上市景区公司为云南旅游。半年度报告显示,期内云南旅游录得亏损6266.95万元,亏损同比扩大113.6%。除景区、旅行社等传统业务外,目前云南旅游以文旅科技为主要经营方向,云南旅游指出,受投资动能有所放缓,尤其是地产投资拖累加大影响,服务业投资表现低迷,导致旅游文化科技板块新项目落地及存量项目推进实施周期拉长,经营业绩不及预期。


Tags: